Home / Category / Journalism

關於香港新聞發展概況,翻開一些書目,不難發現編者都佇立一個既定的歷史流布中回首觀望。本土新聞學書籍,大多由華文主導,講的或是文壇掌故,或是中文報章流變,都是報業史,媒體史。常聽說香港是文人辦報,以開拓民智為己任,新聞報章上都是文人,這些文人卻不全然是記者。王韜、查良鏞、林行止都是學人,辦報之人大多是政論家、作家,但評論家未必是記者,對新聞有很深認識。日本新聞學泰斗松平君平在1899年《新聞學》一書所言,「法學家需要法學、經濟學家需要經濟學、醫學家需要醫學修養,新聞學(當時)卻未之有也。」香港報業發展稍早於日本,但香港的新聞學發展,相對報業起步較遲,大概是因為早期文化建立依賴南來文人,雖然抱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思想,然西學仍未普及,新聞乃宣傳救國手段,而非目的。日本的新聞研究室早在1929年東京大學成立,當時是東京帝國大學文學部新聞研究室,早期日本新聞系深受德國學說所影響,大概是明治維新時代起日本的大久保利通看見剛統一的普魯士帝國崛起於是朝著德國民族方式發展。儘管香港在二三十年代已有新聞社出現。但大學新聞學系,要到1965年中大新亞書院才得以設立。1968年,浸會學院才成立傳理系。到了七、八十年代,樹仁學院和珠海書院才開辦新聞及傳播學系。假使當時沒有南下文人如錢穆、茅盾、戴望舒、蕭紅、許地山、葉靈鳳、端木蕻良、夏衍、蕭乾、查良鏞、梁羽生、倪匡等推波助瀾的文人,尤其錢穆和牟宗三對新亞書院和許地山任港大中文系主任、查良鏞辦明報等等,大概香港新聞要經歷更漫長的黑夜。香港新聞和報業為何變成今天的模樣,或許新聞系傳理系學生或者新聞從業員,不太關心,但對於專欄讀者,求知欲強的朋友,必然不甘寂寞。社論常提及新聞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究竟何為新聞?是News還是Journalism?對大眾而言,新聞就是報業、記者和專欄,這的確新聞業起步的雛型,但報紙、電視和收音機是傳播媒介(Medium)。隨著媒體(Media)衍生,紙媒之外還有許多媒體,大眾對它們的演變似乎仍未有認識。

香港新聞史的構成,包括了歷史時事、編採和報導手法、學界研究與方法學、媒體(Media)、記者、業界和當時社會狀況與思潮流變所組成,甚至對傳播其他地區的影響。報業史或稱報學史,主要的研究對象是史料、報紙、報人和排版印刷,屬於媒體史,與新聞史同源;至於新聞史、大眾傳播史,研究對象則包括媒介廣播、電影、電視電台等等。簡要之,香港新聞發展史即是本地新聞媒體由報業到電視、電台等多媒體與及傳媒與社會流變之間的關係。媒體與社會之間的互為影響牽涉傳播學(Communication studies)大眾傳播理論(Mass Communication)。

香港報業與記者協會

梳理香港新聞發展史,十分艱巨,除了香港新聞報業歷史悠久,對新聞貢獻時間最長,香港報業包含了許多部分,例如報人、報章立場、政經史料、專欄與文壇典故;形式包括了日報、晚報、週報、月刊,雙週刊類型等等;階段包括初期開埠漁村草創的八十年(1842-1910’s)、中國戰亂及冷戰時代(1910’s-1980’s)和後冷戰及後改革開放時代至今(1980’s-)。香港報業公會(The Newspaper Society of Hong Kong),是由多間報業集團組成的公會,主要推動香港新聞,它的出現象徵了報業界的規模成熟。最初在1954年由工商日報、華僑日報、星島日報及南華早報合辦,其時距離香港的第一份民辦報業100多年。現在共有四十多家報業成員,他們都是在報業媒體中,推動新聞業。除了初創成員的工商(1925-1984)、華僑(1925-1995)已結業,現在它們大多經歷在數碼電子化,走向多媒體新聞業。香港記者協會(The 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是由前線新聞工作者於一九六八年組成,是比利時國際記者協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成員之一,協會宗旨是改善行業的工作環境,維持新聞自由獨立為要任。

香港本身在十九、二十世紀歷史的中西關係尤其重要,與中國近代史更加密不可分,她是現代中國改革派和革命派搖籃,比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兩黨政府建立早近七十至八十多年,亦是亞洲報業重鎮。香港,早已是個近代中國與國際政治舞台上一顆耀目人物,對於新聞業發展來說,別具意義。究竟,要如從那點描畫,值得商榷,是但肯定不只是華語文壇和專欄掌故。不過香港新聞發展的起源,無疑是開埠初期的報業媒體(Newspaper&Press),主要以介紹知識、報導時事和物價,但當時的中國與香港都未有新聞這個概念,只有報業。

香港新聞學與報業的共同起源:一個傳教士與漁船煙沒於歷史霧塵的年代

Pottinger Street, Central District, Hong Kong Island, c. 1905-1910
The Hong Kong Gazette Vol. I No. 1 1 May 1841.
1866年2月1日《德臣西報》頭版

由於歷史因素,開埠初期是以政府發放報章傳遞政令。香港第一份英文報紙是1841年出的Hong Kong Gazette,是港英府的憲報,後來中譯為《香港轅門報》,轅門有軍營衙門的意思,由港英政府印刷的週刊,星期五出版,第一份紀錄了土地拍賣的詳情,後改稱《香港政府憲報》,97年主權移交後改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憲報》仍然發行至今。第二份是The China Mail(德臣西報, 1845),它是香港發行時間最長,最有影響力的一份民辦英文報章,早期為下午出版的週報,後為了競爭改成日報。這份報紙在華文報業之中略而不談,但它足足營運了129年(1845-1974),TVB在1972年在南華早報手上收購六成股權後,兩年後便宣佈停刊,成為TVB唯一經營過的英文新聞報章。

第一份有中文的報章是英華書院所辦的月刊《遐邇貫珍》(Chinese Serial),以中文為主,由基督傳教士在1853年所辦,旨在增廣見聞,教授當時歐洲文明,只有最後很少部分才宣傳宗教,十分低調,它由華人黃勝翻譯。黃勝原名黃達權,字平甫,他先於德臣西報工作後來參與多份中文報章,曾經翻譯四書,及後成為太平紳士和立法局非官守議員。當時剛好在咸豐年代,中國清代中後期,清代早在康熙時代因與羅馬天主教廷禮儀之爭而素性奉行禁教令,曾函予羅馬天主教會勒令禁止耶穌會等教會傳道。然而,信奉基督新教義的英國在1841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後奪得香港這片彈丸之地,基督教傳教士麥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 自號墨海老人)得以於1853年的創刊《遐邇貫珍》,它出版了2年多,共33期,每期只有3000冊,後來繼任的英華書院校長理雅各(James Legge)因「事務繁忙,不暇顧及此舉耳」停刊。

早期華文三大報:《中外新報》《華字日報》《循環日報》經營文章時事七十餘年,文人辦報漸起
後來1857年10月,由於船務業發達,而當時資訊極不流通,美國人賴登(George M.Ryden)和莫羅(Yorick J.Murrow)辦的《孖剌西報》(The Hong Kong Daily Press)提供航務、言論和中外新聞,一週出版三次(Thrice a week),一三五出版,風行八十多年,後來內附中文刊物《香港船頭貨價紙》成為《中外新報》獨立出來,並由華人經營。這時已經出現了評論刊物,賴登更曾因批評港英政府因而判處六個月有期徒刑。《孖剌報》出版一個月後附送《香港船頭貨價紙》提供船期、物價資訊。《船頭貨價紙》後來改稱「行情紙」,社會對其重視多於「新聞紙」,「新聞紙」在二四六出版,是即「新報」;「行情紙」則在一三五出版,後來每天出版。《香港船頭貨價紙》更在日本幕末和明治維新以前已被日本人開始翻印,並稱為「香港新聞紙」。「行情紙」在1872年獨立出來,共經歷十多年,1873年才改名成為《中外新報》,以日報形式每日出版,行情紙隨報附送,並轉由中國人經營,據聞伍廷芳亦曾參與經營(他是香港首位華人律師及大律師與立法局非官守議員,後來受李鴻章邀請北回成為中國政治家),足見當事社會對物價資訊的需求極高。

關於香港《中外新報》這段歷史,已漸被人所遺忘,早期歷史缺乏可佐證的材料,需要考據,新聞學界對這個《香港中外新報》紀錄混淆,早在二戰以前這些繁體報章和紀錄都幾乎消失了。浙江寧波亦有同名報章由瑪高溫(Daniel J. Macgowan, 1814–1893),美北浸禮會傳教士所辦。中國十九世紀末中國新聞學者與先驅——戈公振,其著有的《中國報學史》就提到一份不明來歷的《香港新聞紙》,他《中國報學史》中對《香港新聞紙》留下了幾個疑問,據卓南生和小野秀雄考據,它就是日本版的《香港船頭貨價紙》,詳情可參考新加坡新聞學學者卓南生教授在台灣國立大學刊登對《香港船頭貨價紙》的新聞學研究和日本新聞學者小野秀雄的研究。丁潔在《〈華僑日報〉與香港華人社會》也有提及。

第二份中文日報,《華字日報》是一份原附於The China Mail(德臣西報)內的中文報章,由原在政府任翻譯官吏的德臣西報副主編陳靄庭主理,原稱《中外新聞七日報》,由1871年3月發行,(關於發行日期,詳情參考卓南生研究),同樣初期每週出版三次。1872年4月轉成日報,惟週六休刊,它共經營七十多年,後於二戰後財困倒閉。內容多為清政府和粵港兩地及海外的時事,刊載船舶、貨價行情、船期、政府憲示告示等,如政府招標及種牛痘。由於1894年報館失火,舊存報紙悉遭焚毀,曾一度懸賞徵求舊報,可惜只有一位澳門讀者獻出一份1873年同治年間的報刊,猜測大概出於其時尚塑膠袋未普及,習慣市民使用鹹水草(學名: Cyperus tegetiformis)和報紙包裹食物,報紙經常被循環再用(此參考律師李偉民文章)。加上後來報館計算錯誤年份,因而導致戈氏記錄創刊日期因而誤差近八年多,被學界沿襲六十多年,甚至第三代經理陳靄庭之姪陳止瀾也以為創刊於同治三年(1864),當時只有哈佛大學出版的《晚清西方報紙導要》(Frank H.H. King&prescott Clark, 1965)和美國漢學家白瑞華(Roswell S. britton)在1933的出版的《中國報紙》(The Chinese Periodical Press 1800-1912)和王韜提到《華字日報》創刊於1872年。華文新聞學界則沿襲戈氏著作,學者置信無疑,在1991年才由卓南生推翻,主要理由是計算期刊的編號和陳靄庭在1871年才加入The China Mail,德臣西報,中外新報不可能早於1871年。戈公振、曾虛白、梁家祿、方漢奇等北方學者,皆非華南研究學者,然而本來是華文世界新聞學的重要一環的香港,早年香港新聞學學者對本港報業研究和影響力可想而知。

最早的政論報紙,是1874年由王韜與黃勝合資一萬墨西哥鷹洋共同創辦的《循環日報》,王韜與黃勝從停辦的英華書院購買了營運遐邇貫珍的印刷設備,包括活字鋼模,遷於荷李活道29號,創立中華印務總局,至1947年停刊共七十多年。《循環日報》是中國第一份全華資的中文政論報章,當代華文報紙的雛型,它不僅風行中、日、越南、新加坡、英國澳洲及美國等地,知識份子如魯迅亦是讀者。王韜是清代改良派思想家同時是中國報業重要人物,他建立文人辦報的風潮,在報業史和新聞史上是重要里程。

現代新聞學

據英國道德新聞網絡(Ethical Journalism Network, EJN) 總監Aidan White說:「新聞學是對採集和報導公益利益的消息和資訊。」 “Journalism is the gathering reporting the dissemination of news and information in public interest.”簡言之,新聞學是包括搜集、報導關於大眾利益的資訊時事。時事(News)是有比較好的翻譯,指現在所發生的事件。

 

(待續)

戈公振:中國報學史

中國新聞傳播史 方漢奇 :人民大學出版設

新聞學簡明詞典 寧樹藩等 :浙江人民出版社

卓南生:《中國近代報業發展史》

香港公共圖書館「多媒體資訊系統」:香港舊報紙(Old Newspaper, The Multimedia Information System (MMIS), hong kong public libraries, HKSAR Gov)

丁潔:《華僑日報》與香港華人社會
卓南生:《中國最早華文日報新史料的發現與研究-有關「香港船頭貨價紙」及「香港中外新報」的考究》(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研究》)
張圭陽:香港報業的幾點誤解 – RTHK

卓南生:《十九世紀「香港華字日報」. 創刊日期之探討. 訂正戈公振一八六四年創刊說》新聞學研究。第四十二集. 民79年1月頁63一70.  

李偉民律師,前香港藝術發展局副主席: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Back
Copy link
Add to
Email
Facebook
Whatsapp
Gmail
More
Save
Like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