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ism

新聞史不是報業史——香港的新聞學發展史概況(上)

關於香港新聞發展概況,翻開一些書目,不難發現編者都佇立一個既定的歷史流布中回首觀望。本土新聞學書籍,大多由華文主導,講的或是文壇掌故,或是中文報章流變,都是報業史,媒體史。常聽說香港是文人辦報,以開拓民智為己任,新聞報章上都是文人,這些文人卻不全然是記者。王韜、查良鏞、林行止都是學人,辦報之人大多是政論家、作家,但評論家未必是記者,對新聞有很深認識。日本新聞學泰斗松平君平在1899年《新聞學》一書所言,「法學家需要法學、經濟學家需要經濟學、醫學家需要醫學修養,新聞學(當時)卻未之有也。」香港報業發展稍早於日本,但香港的新聞學發展,相對報業起步較遲,大概是因為早期文化建立依賴南來文人,雖然抱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思想,然西學仍未普及,新聞乃宣傳救國手段,而非目的。日本的新聞研究室早在1929年東京大學成立,當時是東京帝國大學文學部新聞研究室,早期日本新聞系深受德國學說所影響,大概是明治維新時代起日本的大久保利通看見剛統一的普魯士帝國崛起於是朝著德國民族方式發展。儘管香港在二三十年代已有新聞社出現。但大學新聞學系,要到1965年中大新亞書院才得以設立。1968年,浸會學院才成立傳理系。到了七、八十年代,樹仁學院和珠海書院才開辦新聞及傳播學系。假使當時沒有南下文人如錢穆、茅盾、戴望舒、蕭紅、許地山、葉靈鳳、端木蕻良、夏衍、蕭乾、查良鏞、梁羽生、倪匡等推波助瀾的文人,尤其錢穆和牟宗三對新亞書院和許地山任港大中文系主任、查良鏞辦明報等等,大概香港新聞要經歷更漫長的黑夜。香港新聞和報業為何變成今天的模樣,或許新聞系傳理系學生或者新聞從業員,不太關心,但對於專欄讀者,求知欲強的朋友,必然不甘寂寞。社論常提及新聞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究竟何為新聞?是News還是Journalism?對大眾而言,新聞就是報業、記者和專欄,這的確新聞業起步的雛型,但報紙、電視和收音機是傳播媒介(Medium)。隨著媒體(Media)衍生,紙媒之外還有許多媒體,大眾對它們的演變似乎仍未有認識。
(more…)

Back
Copy link
Add to
Email
Facebook
Whatsapp
Gmail
More
Save
Like
Cancel